通过复制链接下载视频的app

丁雪可真是误会龙飞了,这种女孩子才用的东西,龙飞哪里..lā

他倒是认识夜用的,比较厚,一看就知道。

这种日用的,小而薄,而且包装袋还带着花纹,一般的小男生都不认识。

天色黑了下来,一下午的培训结束。

丁雪带着龙飞跟同事再见,为了保密身份,她是打车过来的。

龙飞开了锁子,蹬着自行车带她离开。

长这么大,丁雪还真是第一次坐着男孩的单车出行。

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只能搂在龙飞的腰上。

两人过去,一路的警员都是纷纷扭头注视。

丁雪那大长腿晃着,一身小背心裹着性感的身子,想低调都难。

他们一阵议论,心道龙飞是走了什么沟屎运了,竟然能勾搭上这么靓的警花?

看他那样子,不像是高富帅啊!

一个人的旅行

丁雪羞得把脑袋都快贴在龙飞的身上,不想让他们看见自己的样子。

龙飞笑着道,“你这个样子不该当卧底,太招人注意了。”

丁雪白了他一眼道,“那我申请一下,再给你换个警花接头?”

“可以吗?”

龙飞一副当真的模样,把丁雪郁闷的在后面狠抓了他一把。

她是看出来了,这个家伙,你要是给他个梯子,他都能臭屁的上天摘太阳去。

街上这会正下班,人来人往很是热闹。

大屏幕上,到处都是关于音乐节的事情。

龙飞问她,“这周的大学生音乐节你知道吗?”

“知道啊,我们美术系也要一起去。”

丁雪点头,看见路边上卖糖葫芦的,非得让龙飞停下来给她买了两串。

她从小就喜欢吃这个,每次想吃就和班上的男孩子打上一架。

明明是她把人家打的乱哭,父母来了,她还得装出可怜的模样,然后就有糖葫芦吃了。

她破例让龙飞吃了一个,问他道,“甜吗?”..

龙飞笑着点头,没想到她的少女心还挺重。

平时看明明是个女汉子,可是内心却粉的很,连家里的装修都是卡哇伊的风格。

丁雪问他,“你怎么知道音乐节的?”

龙飞笑着道,“还不是姗姗,说是山里面有野兽,非得让我过去当保镖。”

丁雪哈哈大笑,“你听她瞎说,旅游区哪里来的野兽。不过你去了也好,到时候我也有个说话的人。”

龙飞调侃道,“你这么漂亮,难道还担心没有人跟你说话?”

“你真觉得我漂亮?”

丁雪咬了下唇,脸上浮起一丝小羞涩。

龙飞道,“当然了,你没见刚才男人们见你的眼神啊!群众的眼光是不会错的。”

丁雪翘嘴道,“那就好,我还以为你们都把我当男人婆呢!”

龙飞笑了笑,心道人贵有自知之明啊!

她那泼辣的性格,可不就跟个男人婆一样。

只是偶尔安静下来,稍稍能露出一丝的女人味。

两个人回了家里,丁雪没有上楼,拉着龙飞进了她的屋里。

她在抽屉里翻了下,找出一本驾照给了龙飞。

龙飞打开一看,上面的照片竟然是他的,而且还是B2照。

“这么快就办好了啊?”

龙飞满脸欣喜,考了这么长时间的驾照,总算是有证的人了。

丁雪道,“这个可是上面给你特办的,你可别让组织失望啊?”

“当然!”

龙飞笑着敬了个军礼,一脸不正经地在沙发上坐下来,盯着驾照没出息的看个不停。

上面给他这个B2的驾照也是有原因,照不能开货车,当卧底需要开货车的时候不方便。

A照又显得不靠谱,只有B2照最合适。

丁雪给他泡上车,有些难为情的问他道,“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

“问呗!”

龙飞端起杯子喝了口。

里面是血灵花的味道,现在他身边的人都喝起了这东西。

丁雪有些不好意思道,“自从你上次给我扎针,打通了那个什么任督二脉后,我的月经就不正常了。最近更是一天就结束了,血量也很少,这个正常吗?”

“啥?”

龙飞放下驾照,盯着她愣了会。

丁雪郁闷道,“别装蒜,你肯定听见了。”

龙飞笑了下,反应过来点了点脑袋道,“对,我好像听明白了……”

他还没说话,抱着肚子就忍不住大笑出来。

没想到,丁雪问的是这个。

“你能不能别笑啊?”

丁雪郁闷的直跺脚,差点都要羞死了。

龙飞忍了忍,平静了一会,跟她安慰道,“没事,这是正常情况。你平时炼气的话,会把身体的杂质从毛孔排出来,月经的血量自然少了。等你突破了筑基境,以后连月经都不会有了。”

“啊?”

丁雪砸了砸舌,担心道,“那不是不会怀孕了?”

龙飞摇头轻笑,“怎么可能,这跟怀孕没关系。只要男人的种子没问题,你这块地还是能长出树苗的。”

“你瞎比喻什么啊?”

丁雪白了他一眼,怎么听怎么别扭。

她想自己肯定疯了,竟然跟个大男人讨论这种事情。

一杯茶喝完,龙飞起来跟她告辞。

孤男寡女的呆在一起,他也有些别扭。

丁雪起身送他,问他道,“你的房间都给你收拾好了,你不搬下来住啊?”

“搬,当然要搬!”

龙飞点着脑袋,本来就是上去搬东西。

跟林盈盈姐妹同处于一个屋檐下,动不动就看到不敢看的东西,影响他的纯情小男生的心理健康。

丁雪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忍不住高兴了下。

她背着小手,跟着龙飞上去。

她了解自己的闺蜜,她要是不上去,林盈盈肯定不会放龙飞下来。

客厅里,林盈盈下午去了躺公司,这会已经回来,正靠在沙发上敷着面膜。

林姗姗被她强行贴了一个,不然她一点成就感没有。

她在网上挑着露营的装备,对这次的外出游玩还是很重视的。

这些天,林盈盈总跟着龙飞出去,每次都不带她。

她在这鬼地方,早就憋坏了。

龙飞带着丁雪进门后,二人瞧了眼,纷纷皱了下眉。

林姗姗直接跳起来道,“雪姐姐,你还真住在二楼啊?”

她听龙飞说了这事,只是一直都没有见到丁雪。

房子收拾好后,丁雪一直都住在学校混脸熟,今天是第一次在这里过夜。

她笑着跟林姗姗打了个招呼,过去在沙发上坐下。

林盈盈从乡港买的东西,正愁没地方显摆。

她一来,林盈盈马上跟她聊了起来。

龙飞一个人默默的回了自己的屋里,收拾了下被褥,抱着出来。

林盈盈扫了眼,忽的问道,“你干嘛去?”

“下去住啊!我的屋子都收拾好了。”

龙飞怯生生的应了下,怎么感觉跟做贼一样。

“下去住?”

林盈盈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丁雪,心里顿时一阵嘀咕,暗道这个闺蜜难道是过来跟她抢男人的?

一下午不见,也不知道这俩货去哪里浪去了。

她不想让龙飞下去,可是当着丁雪的面又不好开口,显得她离不开龙飞似得。

她的眼睛,一直把龙飞送出门。

丁雪的嘴角一勾,一副诡计得逞的模样。

龙飞站在外面一阵感慨,离开了这个屋子,浑身舒畅,感觉跟放出笼子的小鸟似得。

整天被林盈盈盯着,他可是一点自由感都没有。

标签:

Related Post